原标题:这两年在中国赚翻了,芯片三巨头突遭中方反垄断调查

一度被调侃为“跑赢了房价”的存储芯片,如今突然迎来8年来最大跌幅,国际巨头对中国厂商“围剿”的争议也再次出现。

今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监管机构正在调查存储芯片生产商美光科技公司、三星电子和海力士半导体,这三家公司均表示,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员近期走访了其中国办公室,并接受了询问。

中国反垄断机构上周末对韩国的三星电子、SK海力士以及美国美光三家芯片企业以涉嫌操控价格展开反垄断调查后,三星及SK海力士本周均对《环球时报》记者回应称正在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受调查影响,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4日的股价都出现小幅下跌,三星电子下跌0.39%,SK海力士下跌1.75%,而韩国电子股指数则下跌0.28%。

近日,半导体产业市场调研品牌DRAMeXchange公布的最新的存储芯片行业调研报告显示,DRAM跌价幅度超过预期,创8年以来最大跌幅。

据悉,芯片存储的价格不断上涨对于手机等硬件厂商而言至关重要,持续上涨对于整个市场健康发展极为不利。近两年芯片存储市场存在明显的操纵迹象,对此,中国反垄断机构约谈了全球三大存储厂商。

存储芯片两年涨一倍

DRAM是存储芯片的一种,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等领域。存储芯片市场处于高度垄断状态,三星、SK海力士、美光三大巨头的市场占有率超过90%。此前,一直有评论认为,要警惕行业巨头为狙击中国厂商崛起而发动价格战。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DRAMeXchange报告显示,2018年第一季存储器三大厂商三星、SK海力士、美光在DRAM产业的市占率分别为44.9%、27.9%、22.6%,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

韩国《中央日报》4日的报道称,上月31日,中国的反垄断机构突然前往三星电子、SK海力士、美国美光在中国的分支机构办公室展开调查。中国政府怀疑在过去两年间存储芯片的价格暴涨1倍以上的原因是这三家企业恶意利用供给不足违法进行捆绑销售。一旦嫌疑被确认,这三家企业将面临中国政府8亿至80亿美元的罚款。

图片 1

今年4月,一起美国消费者起诉三星电子、SK海力士、美国美光等厂商人为操控零售价格,诉讼人表示上述三家公司的行动导致DRAM芯片价格在2016年7月1日至2018年2月1日内上涨130%。《中央日报》报道称,DRAM价格现在依然在持续“高空飞行”。4GBDRAM的价格从2016年6月的1.31美元上涨至今年4月的3.94美元,增长3倍左右。据推测,下半年DRAM的价格还将持续上涨。

一度被调侃为“跑赢了房价”的存储芯片,如今突然迎来8年来最大跌幅,国际巨头对中国厂商“围剿”的争议也再次出现。

图片 2

近日,半导体产业市场调研品牌DRAMeXchange公布的最新的存储芯片行业调研报告显示,DRAM跌价幅度超过预期,创8年以来最大跌幅。

中国电信行业专家马继华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DRAM价格在去年经历的暴涨已超出正常的市场定价范畴。这直接导致手机厂商利润下降,部分企业经营困难,小企业退出市场,也促进了手机产业进一步集中化。另一方面,芯片涨价也限制了手机行业的产能。

DRAM是存储芯片的一种,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等领域。存储芯片市场处于高度垄断状态,三星、SK海力士、美光三大巨头的市场占有率超过90%。此前,一直有评论认为,要警惕行业巨头为狙击中国厂商崛起而发动价格战。

中企对三巨头依赖度高

图片 3

韩国《亚洲经济》报道称,遭调查的3家公司的半导体芯片业务2017年在中国营收依次为253.86亿美元、89.08亿美元、103.88亿美元,总计446.8亿美元,同比2016财年的321亿美元增长39.16%。

图1/3

韩国SBS电视台4日的报道称,有分析认为,中国对三星等世界三大存储芯片企业展开反垄断调查,与推进中国“半导体崛起”不无关系。最近中国华为、小米等厂商通过包括智能手机在内的各种电子产品成功抢占国际市场,但由此进口的半导体芯片也呈现“滚雪球式”的增长。去年中国在该领域的贸易赤字高达1900亿美元,而三星电子一家就在中国创下253亿美元的半导体芯片销售额,中国市场份额高达46%。

图片来源:摄图网

图片 4

DRAM芯片价格意外下跌

《中央日报》分析称,由于DRAM价格的暴涨与供给不足,中国智能手机等信息技术企业正在面临困境。报道称,中国企业对这三家企业的依赖度很高。除华为、小米、OPPO、vivo等智能手机企业及联想等电脑企业之外,连阿里巴巴、腾讯、百度这样的互联网企业也为构筑数据中心而大量使用芯片。仅去年从韩国进口的该类产品就超过42万亿韩元。

全球半导体观察认为,DRAM整体市场呈现出“无量下跌”的窘况,“这代表即使原厂愿意大幅降价求售,也无法有效刺激销量。如果需求没有强劲回归,高库存水位将导致今年DRAM价格持续下修”。

发展要自主可控

DRAM已创下8年最大跌幅,今年2月更罕见地出现价格大幅下修,季跌幅从原先预估的25%调整至逼近30%,是继2011年以来单季最大跌幅。

一位不具名的半导体行业分析人士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此前内存价格的上涨对包括手机在内的中国国内产业链带来成本上的巨大压力。因此,在国内厂商的要求下,反垄断机构开始出手调查。

图片 5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4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相比欧盟不断向谷歌、苹果、高通等以垄断理由开出罚单,中国反垄断机构由于人力有限,对市场监督的力度不是太大而是太小。需要更强有力的市场监督机构保证公平、公正的市场竞争秩序。

图2/3

图片 6

图片来源:摄图网

分析人士表示,这次反垄断的调查可以参考此前高通案,2015年2月,在经历了1年多的反垄断调查后,中国国家发改委宣布对高通处以人民币60.88亿元罚款。分析人士称,反垄断调查对于3家公司的半导体芯片业务会有一定影响,但最终影响如何还要看监管机构的调查结果。近期市场情况也提醒中国半导体芯片产业需要做到自主可控。

在外界看来,超出预期的下跌幅度来得有些莫名其妙——近几年DRAM连连涨价,供不应求,甚至有调侃称,“内存条跑赢了房价”,成为最佳理财产品。而仅在半年前,行业研究报告还称DRAM量价齐升,产业链迎来黄金期。

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三星、SK海力士和美光占全球市场总份额达96%,分别为44.9%、27.9%、22.6%。与此同时,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内存产品进口国,消费了全球20%的DRAM和25%的闪存。集邦咨询分析称,在目前寡头垄断的市场情况下,中国政府已经开始加快发展国内的半导体芯片产业,但发展为实际产能还需要时间。

价格翻转速度过快,也让外界对此次降价原因揣测颇多。

本报驻韩国特派记者陈尚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DRAM厂商中三星、SK海力士以及美光坐拥前三把交椅,合计市场占有率超过90%。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三星市场占有率41.3%,SK海力士市场占有率31.2%,美光占有率23.5%。

本报记者赵觉珵、张静

近两年,中国存储芯片领域填补了多个空白,国产DRAM量产被提上日程。在此节点,DRAM价格大幅下跌,外界猜测或许是行业巨头为了狙击中国厂商的崛起。

从历史经验来看,这样的猜测并不是毫无根据。此前三大巨头曾被起诉操纵市场价格。

据《环球时报》报道,2018年,中国的反垄断机构曾前往三星电子、SK海力士、美国美光在中国的分支机构办公室展开调查,美国也存在一桩消费者诉前述三大巨头合谋操纵DRAM价格的诉讼。

不过,多位分析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此次价格下跌是由供需结构造成的,属于市场规律。

“DRAM市场高度垄断,是有操作行为存在的,但是价格本质上还是由供需决定的。”国盛电子一位分析师向记者介绍,原厂和中间渠道代理商之间的囤货和出货节奏把控,可以将价格波动放大,使得行业呈现周期性的特征,但并不能改变供需本质。

巨头压价打击国内厂商?

DRAM的价格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下跌。在量价齐跌的压力下,2018年第四季DRAM行业总营收较上季下滑18.3%。“从营收角度观察,厂商普遍难逃衰退的命运。”

“展望2019年第一季,在产业价格跌幅更剧烈的情况下,原厂获利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全球半导体观察称。

目前智能手机仍是DRAM最大的应用市场,但手机销量不及预期,DRAM产品的库存压力较大。有市场分析认为,这种情况或许会在2020年5G手机正式商用后得到缓解。

图片 7

图3/3

图片来源:摄图网

严峻的市场环境,似乎不利于正在崛起中的中国厂商,但也有分析师认为,价格下跌并不会对中国厂商造成什么影响。

中国是存储芯片的消耗大国,存储芯片是半导体国产化率提升的最好切入点。中国的DRAM厂商主要有三个,分别是北京紫光存储科技有限公司、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和合肥长鑫集成电路有限责任公司。

国盛电子分析师介绍,福建晋华目前仍在与美国商务部就“禁售”事宜沟通,处于“休克状态”,另外两家厂商产品已经研发成功,目前处于向量产稳定良率爬坡的过程中。

“国内厂商目前还是处于一个从0到1的过程。”国盛电子分析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2018年存储市场规模约1200亿美元,其中包括约700亿美元的DRAM市场和500亿美元的NAND市场,其中中国厂商的出货份额为0。

那么未来中国厂商是否会面临巨头“价格战”的威胁?前述国盛电子分析师以合肥长鑫旗下企业为例,该公司满产后占DRAM市场的份额仅约10%。巨头想要打“价格战”并非不可以,但代价是压低其70%的利润。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中国厂商仍在摸索前进的时期,巨头主动大幅降价进行“降维打击”得不偿失,因此可能性不高。

另一方面,巨头可能尚无暇顾及萌芽中的中国厂商。“放眼一至二年后的DRAM市场,三大厂在市占率上的竞争不会停歇。”DRAMeXchange表示,大者恒大已是DRAM市场不变的趋势,规模较小的DRAM厂如果制程与规模上无法跟进,在不久的将来即可能面临边缘化的风险。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手机腾讯网立场。版权归自媒体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