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法制晚报旗下微信公号“深读”5月1日消息,4月30日,此前多次曝光“精日份子”不妥言行的微博网友“上帝之鹰_5zn”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几名儿童不停地把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地上的鹅卵石丢入水池中打水漂嬉闹。

嬉戏玩闹是孩子的天性,孩子淘起来大多是不分时间、不分场合的。然而,孩子不懂事情有可原,家长也不懂事吗?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面对孩子用鹅卵石打水漂,一旁的家长非但没有制止,有的还拿出手机拍照,不禁让人愕然。

该法第十二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学习家庭教育知识,正确履行监护职责,抚养教育未成年人。有关国家机关和社会组织应当为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提供家庭教育指导。

其认为,如果在别的地方,儿童捡起石子丢入水池中不算什么,但这是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馆内的铺设鹅卵石子代表的是森森白骨,是遇难同胞的遗骸,也代表着日寇的恶行,因此这种做法极为不妥。

张淳艺

对于当前社会上出现这么多的“熊孩子”不守规则现象,首都师范大学初等教育学院讲师傅添博士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我们应该将这看成是良好的、合格的家庭教育缺失导致的结果,这已经成为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必须得到我们足够的重视和对待。

因此,网友“上帝之鹰_5zn”此次转发鹅卵石打水漂的视频后,再次引发网友关注。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中华民族历来就是高度重视历史的民族,近年来党和政府十分重视历史的启迪和教训。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2014年我国以立法形式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随后每年都要开展庄严、隆重的纪念和公祭活动。通过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和历史观教育,有利于引导人们自觉增强国防观念和忧患意识,进一步激发全体人民的爱国主义热情。建立强大的文化氛围和文化堤防,将抗战历史嵌入民族记忆,这是一个国家的历史责任,也是一个民族的记忆责任。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前,几名儿童不停地将纪念馆地上的鹅卵石丢入水池中嬉闹。

今天下午,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联系上了视频拍摄者常先生。常先生告诉记者,4月29日,他和朋友一同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缅怀30余万死难同胞。参观结束后,常先生和朋友却看到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旁,几名儿童捡起地下的鹅卵石,不停的丢入水池中疑似打水漂。更令他气愤的是,儿童的家长非但没有制止,有的还拿出手机拍照。于是常先生拍下了这段视频。

81年前的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侵入南京,对我同胞实施灭绝人性的大屠杀,30万生灵惨遭杀戮,留下人类文明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是国际公认的“二战”期间三大惨案纪念馆之一,旨在让国人铭记历史,勿忘国耻,奋发图强,砥砺前行。在这样一个庄严肃穆的场合,放任孩子嬉戏玩闹是极为不合时宜的。更何况,纪念馆悼念广场上铺设的鹅卵石有着特殊的涵义——象征着遇难者的累累白骨,孩子用有这样象征意义的鹅卵石打水漂,家长却熟视无睹,让人情何以堪?

程方平认为,儿童进入幼儿园之前,家庭教育占主要作用,在入学之后,占主要教育的作用是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很多家长不是教育专家,没有社会机制来培养家长,所以这个现象反映的是社会共同治理的问题。

常先生对记者说:“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参观了南京屠杀纪念馆,参观完毕后却看到这样的事,孩子不懂事就算了,家长也不懂事吗?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是什么地方大家都应该非常清楚,这样的举动实在不妥。”

更有甚者,近年来在纪念馆、烈士陵园等场所恶搞之事时有发生。如在河北保定清苑县一座烈士陵园内,一名少年在英雄纪念碑前做出不雅动作,还踢倒一块墓碑;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两名身着T恤的年轻男子摆出各种“不雅”姿势,与纪念馆外的群雕合影……这些很不协调和严重错误的恶搞行为应当引起高度警惕,并依法依规予以处理或惩治。

傅添补充说,相对来说,学校教育在“熊孩子”问题上的责任,要远小于家庭。从德育上来说,家庭永远是孩子道德养成的首要的,也是最重要的责任承担者。

视频拍摄者:孩子不懂事,家长也不懂事吗?

教育部门和学校应当以青少年学生为重点,把爱国主义教育贯穿国民教育全过程,引导青少年学生树立和坚持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同时,通过新闻媒体的宣传组织和舆论引导,帮助人们深刻认识历史,并通过参观纪念馆、参加纪念活动等,更加真实地感悟历史、缅怀历史、不忘历史。

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当前社会上出现的“熊孩子”现象,其根源在于良好的、合格的家庭教育缺失。根本出路则在于,尽快制定家庭教育法,明确家长对儿童的教育责任。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已安排人员巡视劝阻不文明

4月30日,此前多次曝光“精日分子”不当言行的微博网友“上帝之鹰_5zn”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几名七八岁模样的儿童不停地把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地上的鹅卵石丢入水池中打水漂嬉闹,一旁的家长却没有劝诫。

5月2日,广东省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还通报了一起高空抛物引发的侵权案件,案件的主角则是4名顽童,他们在楼顶上乱抛石头。

“上帝之鹰_5zn”告诉记者:“此前我们报道了南京精日事件,时隔2个月,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旁,又有儿童向水池内丢石子,这令我很气愤。更气愤的是,小孩的家长全程围观,没有制止。这件事让我觉得我们中国的爱国教育做的不是太多,而是太不够了。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加强历史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必须要让广大青少年知道祖国当年遭遇了什么,否则70年前的悲剧还会重演。”他说,以以色列为例,每到纳粹大屠杀纪念日,特拉维夫街头每个行人都会驻足默哀,因为他们知道以往历史就是民族危亡,时时刻刻保持着危机感。“现在身边的很多人完全忘却当年我们经历过何等悲惨的经历。”

请告诉孩子,纪念馆不是游乐场

网友还把这样的儿童称为“熊孩子”——调皮、不懂事、搞破坏、不守规矩,总之就是没有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

微博网友“上帝之鹰_5zn”此前曾多次发出过身着二战时期日军军装拍照的“精日份子”照片,引发全民关注。外交部长王毅也曾在今年全国两会上痛斥“精日”为“中国人的败类”。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有关负责人对此回应称,已经安排了保安和志愿者巡视,如果发现不文明的现象会进行劝阻。加强巡视、及时劝阻是必要的,与此同时,这一事件所暴露出来的深层次问题更值得反思。我们常说,孩子的毛病病根大多在家长身上,可以相信,在上述视频表现的场景中,家长正是由于对历史缺乏应有的了解和足够的敬畏,放松了对孩子的约束和教育,才会如此纵容孩子胡闹。

这起事件并非孤例。记者梳理公开报道发现,今年“五一”前后,全国各地已经发生多起类似事件。

图片 1

希望每名家长带孩子去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时,都能为孩子讲述那段沉重的历史,让孩子记住纪念馆冥思厅照壁上那段发人深省的话——“让白骨可以入睡,让冤魂能够安眠,把屠刀化铸警钟,把逝名刻作史鉴,让孩童不再惊恐,让母亲不再泣叹,让战争远离人类,让和平洒满人间。”家长和导游应当清楚地告诉孩子,这里是一个记录我们民族沉重历史的纪念馆,而不是一个可供尽情嬉戏的游乐场。

今年“五一”前后,全国已经发生多起“熊孩子”闯祸事件。

该视频再次引起民众热议,很多网友都谴责站在一旁的孩子家长没有劝阻和告诫。也有个别网友认为,“上帝之鹰_5zn”小题大做。

早在2010年2月,全国妇联、教育部等7部委首次联合发布《全国家庭教育指导大纲》,这是首份国家层面的科学系统全面的家庭教育指导性文件。

儿童在大屠杀纪念馆嬉闹 用象征遇难者鹅卵石打水漂

王剑波研究发现,值得注意的是,不满14周岁的“熊孩子”不但能给人捣捣乱,还会实施具备极其严重危害性的行为,如杀人、放火、抢劫等,给社会带来深刻的“教训”。而“熊孩子”早期价值观念的形成主要是由家庭教育而来,他们如果实施严重暴力行为,则说明家庭教育中法治教育、规则教育的缺失。

常先生认为,部分国民的素质教育还需要提高,只有通过几代人的共同努力,中国才会更好。自己现在能做的就是约束自己和身边的人,告诉他们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每个人都能管好自己和身边人的话,这类事情将会销声匿迹。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制定专门的家庭教育法,为推进家庭教育提供完备的法律保障是《全国家庭教育指导大纲》提出的一项重要任务。

曝光精日者:鹅卵石代表遇难同胞,打水漂不妥

首都经贸大学法学院教授王剑波对《法制日报》记者说,这样的家长不但没有遵守法律,也会导致“熊孩子”的行为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进而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记者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网上获悉,悼念广场上铺设的鹅卵石确系象征着遇难者的累累白骨,解说词中介绍:在悼念广场的东面有一组雕塑名叫“古城的灾难”。由弹痕累累的残破“城墙”、留着遇难者的血迹的折断的“日本军刀”、遇难者的“头颅”、被活埋的遇难者从泥土中伸出“不屈的手臂”、“历史的桥梁”等一个个单体雕塑以及象征着遇难者累累白骨的鹅卵石组合而成。这组群雕的寓意为:站在历史的桥梁上,回眸发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古城南京的一幕人间特大惨案。

2016年9月,《重庆市家庭教育促进条例》开始实施,以地方立法的方式,对家庭教育中出现重智轻德、重知轻能、过分宠爱等现象进行规范。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我们当时关注到这一事件后,就立即对次进行了处理。从今天早上开始,我们已经安排了保安和志愿者巡视,如果发现不文明的现象会进行劝阻。”

经法院判决认定,4名小孩应对小明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由于4名小孩均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事发时父母均不在场照看,未尽监护责任”,故由其父母连带承担。

2015年10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强家庭教育工作的指导意见》,对加强家庭教育进行了全面部署,要求各地教育部门要把家庭教育工作列入重要议事日程,建立家庭教育工作协调领导机制,制订实施办法。

对于“熊孩子”问题,家长应当承担最主要的责任。解决问题的最根本出路,就是对家长进行必要的教育,让他们重视自己所肩负的教育责任,树立正确的教育理念。

还有网友说,看到小孩子的这种不文明行为,家长应该及时制止、教育才对。

专家认为家庭教育责任亟待立法明确

近日,这样一则视频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因为悼念广场上铺设的鹅卵石象征着遇难者的累累白骨,几名儿童的举动实属不妥,更为重要的是,这几名孩子的家长没有对这种行为及时加以制止并对儿童进行教育。

近年来,“熊孩子”不守规矩现象频发引起社会深刻反思,到底是什么造成了“熊孩子”的出现?

据社区目击者称,这把火是两名八九岁的孩子点杨柳絮引起的,看到着火后,两个孩子吓的瞬间跑开。

从长远看,需要立法保障家庭教育质量。要推进家庭教育法的制定,明确家长的监护责任、教育责任以及相应的强制性、惩戒性措施;设立家庭教育的专业机构和人员,管理、引导和监督家庭教育的实施,特别是要藉此来明确一个基本原则,家庭教育并非家长的私事,也是一种公共责任

通过立法确定父母的教育责任,成为专家眼中解决“熊孩子”问题的主要途径,这一点,也与国家思路相一致。

2015年8月的一天,一名男孩和父亲一起到东莞市长安镇一家小食店,坐在店外的空地上就餐。

事发后,当地派出所曾出警处理。经查,有4名小孩在楼顶玩,楼顶有一堆石头,4人都往楼下扔了一些石头,但不能确定是谁扔的砸伤了楼下的小男孩。

5月1日下午,福建省晋江市交警支队池店中队民警在机场连接线路段巡逻时,发现道路前方有3名孩子,一名男孩骑着儿童自行车,两名女孩各自踩着一辆滑板车,一辆辆汽车从他们身旁呼啸而过。

在此期间,从该店所在楼房的楼顶突然抛下一块石头,正好砸中男孩的头顶,经医院诊断为中型开放性颅脑损伤等,仅治疗费用就花去4万多元。

通过立法确定父母教育责任

在傅添看来,关于“熊孩子”,家长应当承担最主要的责任。我们绝不能因为社会上存在着一些不守规则、自私自利等消极的现象和风气,就开脱家长在家庭教育、特别是道德教育方面的失职,家长在教育子女方面,主要承担的是道德责任。

这则视频的拍摄者回忆,4月29日,他和朋友一同参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参观结束后,他在纪念馆旁看到,几名儿童捡起地下的鹅卵石,不停地丢入水池中。更令他气愤的是,儿童的家长非但没有制止,有的还拿出手机拍照。于是他拍下了这段视频。

家庭教育缺失应负主要责任

例如,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十条第一款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创造良好、和睦的家庭环境,依法履行对未成年人的监护职责和抚养义务。

民警下车将这3名孩子带到安全地带后带回中队,接着通知孩子家长。听到民警述说事情经过,家长们都吓傻了。

4月29日下午,河南省郑州市丰庆路与北环路交叉口附近的一个小区内,浓烟滚滚,巡防员随即赶到现场,发现是一大片杂物着火,巡防员们抄起灭火器和消防员一同将火扑灭。由于扑救及时,附近一个车棚内数百辆电动车幸免于难,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在家庭教育立法领域,一些地方已有所动作。

“熊孩子”不守规矩现象频出

“这是保障家庭教育质量、减少‘熊孩子’的根本出路。”傅添说。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网上介绍,悼念广场上铺设的鹅卵石确系象征着遇难者的累累白骨。

有网友说,小孩不懂可以,大人不懂不行。

这段视频在网络上引发热烈讨论,很多网友认为,最应该被谴责的是家长。

傅添的建议是,从长远看,需要依法落实和保障家庭教育的质量。要推进家庭教育法的制定,明确家长的监护责任和教育责任以及相应的强制性和惩戒性措施;设立家庭教育的专业机构和人员,管理、引导和监督家庭教育的实施,特别是要藉此来明确一个基本原则,家庭教育并非家长的私事,也是一种公共责任。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对《法制日报》记者说,这些情况与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都有关。

傅添对记者说,解决“熊孩子”问题的根源在家庭教育,因此,解决问题的最根本出路,就是对家长进行必要的教育,让他们重视自己身上所肩负的教育责任,树立正确的教育理念,和学校、社区密切配合,形成教育的合力,共同把孩子教育好。

次年3月,在参加全国两会时,时任教育部副部长郝平透露:“家庭教育立法工作确实在推进之中,由全国妇联牵头组织,教育部予以配合,加快立法进程,力争尽早提交审议。”

根据傅添的观察,很多家长自身就没有正确的教育观、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不知道该培养孩子怎样的品格、操守、言行,也不知道该如何培养,而是一味地溺爱孩子、无原则地原谅孩子的过错,这就容易出现“熊孩子”。

2017年10月,贵州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会议表决通过了《贵州省未成年人家庭教育促进条例》,以推进当地家庭教育事业发展。

事后,民警对孩子的家长进行了批评教育,一再叮嘱家长,要教育孩子注意出行安全。

未成年人频现不守规则行为 合格家庭教育缺失被指系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