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七号火箭已垂直转运:4次弯道行走 约2.5小时

新华社海南文昌6月22日电清晨六点,文昌龙楼,这个海南岛最东端的小镇,迎来了属于海南的第一缕曙光。

  长征七号垂直转运技术达到了怎样的国际先进水平?海南航天发射场吊装分系统指挥员张再经日前表示,我国是第2个掌握“单轨差速转弯行走技术”的国家,也是继美国、欧空局、日本之后第4个掌握“发射平台转弯行走技术”的国家(机构)。

四月的南国海岛微风习习,在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一场实战化合练任务正在紧锣密鼓地展开。全体参试人员严阵以待,进行长征七号火箭垂直转运。

我国新建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内的垂直总装测试大厅内,早已是一片忙碌。他们所有工作的中心,是矗立在大厅中央的那枚庞大而洁白的火箭。

  23日上午8时开始,经过平稳行驶约3小时后,执行首次飞行试验任务的长征七号运载火箭与搭载载荷组合体的活动发射平台沿着长长的钢轨,安全、准确、流畅地转运至发射塔架,首次在世人面前露出真容。这次成功转运有哪些精彩看点?记者在转运现场采访了被称为垂直总装“01”的指挥员张再经。

据阵地指挥员胡旭东介绍,针对转运工作,任务领导小组专门进行动员部署和召开任务“双想”会,对任务中各环节反复讨论和推演,

长征七号运载火箭是我国载人航天工程为发射货运飞船而全新研制的新一代中型运载火箭,也可用于发射人造卫星等其他航天器。

图片 1转运现场(杨志远摄)

制定了详细周密的计划方案。在转运现场,地面系统对活动发射平台、发射工位等设备设施反

6月22日上午,中国航天中型运载火箭的新秀,经历了从天津港到文昌的6天半海上漂泊,在垂直总装测试厂房“蛰伏”了1个月后,终于迎来了“踏上”发射塔架的日子。

  记者:这次火箭垂直转运,和过去比较有什么不同?

复检查确认;安保警卫也对公路、轨道、厂房等重点要害部位逐一排查。

文昌航天发射场拥有2座多射向运载火箭发射塔架,2009年9月开工建设,2014年11月基本建成,现已圆满完成长征七号、长征五号两枚新型运载火箭发射场合练,具备执行长征七号火箭首飞任务条件。

  张再经:这次长征七号运载火箭采用改进后的垂直总装、垂直测试、垂直转场“新三垂”测发模式,缩短了火箭在发射区的射前准备时间,有效提高了发射可靠性。这项技术整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图片 2

测试厂房内的温度,相比前几日更高了。文昌航天发射场零号指挥员王光义告诉记者,转运前几天,他们就逐步调高室内温度,使其与室外温度基本保持一致,防止箭体凝露。

  记者:此次垂直转运,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在铁轨上一共拐了4个弯,才到达发射阵地。为什么拐弯?

28日上午8时许,搭载着长征七号运载火箭的活动发射平台缓缓驶出火箭垂直总装测试厂房。在现场,气象观测人员正在认真调校设备,密切监视气象数据变化。据气象观测组组长陈阳介绍,垂直转运需要实时提供测风和电场数据,以便于适时对活动发射平台进行调整,确保垂直转运过程平稳、顺利进行。

8时许,随着测试厂房的大门徐徐打开,大厅内一片光亮,长征七号终于沐浴在海南的阳光之下。

  张再经:是因为要和长征五号运载火箭共用一个转运轨道,节省占地面积。

图片 3

“出发!”任务发射场区总指挥张振中一声令下,承载着长征七号运载火箭与搭载载荷组合体的活动发射平台开始启动,在电机的驱动下缓缓地朝室外行驶。活动发射平台四周,警戒人员牵着警戒线,随着平台一道向前移动。平日里围着火箭忙上忙下,见到火箭从厂房出来的那一刹,大家激动得欢呼起来。

图片 4

垂直转运是长征七号火箭合练任务中的一个关键环节,长征七号火箭需要垂直搭载在活动发射平台上,沿着转运轨道从技术厂房转运至固定勤务塔架,途中还需经过两个弯道。活动发射平台与长征七号火箭总重量达近2000吨,轮轨配合及现场风速等因素都会对转运造成很大影响,转弯成为垂直转运的一大难点。整个垂直转运过程中,驱动控制操作手与指挥员密切配合,圆满完成了四次弯道行走。平稳行驶约2.5小时后,长征七号火箭于11时20分安全顺利转运至发射区。随后,参试人员迅速对火箭状态进行检查调试,随着回转平台的合拢,此次转运任务圆满完成。

火箭发射任务调度工作人员王璐和同事们一起,手持着国旗和实验队队旗,不停地挥舞。虽然只是清晨,但日光灼人,王璐白皙的皮肤已被晒得通红:“再晒再热也值得,作为一名航天人,能见证我们新一代火箭长征七号驶向发射塔这一历史时刻,我感到无比骄傲自豪。”

  记者:我们做两条直的不行吗?

据悉,去年完成天舟一号发射任务后,发射场对部分设备设施进行了技术恢复改造。通过此次合练任务,全面检验了设施设备的可靠性和可行性,进一步优化长征七号运载火箭测试发射流程,为后续航天发射任务积累了宝贵的实战经验。

活动发射平台的行驶速度并不快,在直道上不超过每分钟30米。从垂直总装测试厂房到发射塔架,平台要驶过一段长2700米的铁轨。这条宽20米的铁轨,还有4个60度的弯道。

  张再经:做两段直的,就把这一段的生态给破坏了。海南文昌发射场设计规划时,理念就是生态、环保。为了铺设这样一条绿色环保又安稳可靠的通天大道,发射场的建设者们付出了大量心血。特别是新一代火箭都是重量级的大个子,对轨道的要求极高。为了保证焊接质量,我们自主研发了气压焊焊接起重机轨等施工技术。

为节省占地面积,最大程度保护热带原生椰林和湿地,发射场在设计之初,就决定将长征七号火箭和长征五号火箭共用一个转运轨道。

  记者:转弯行走比直行难度要更大。长征七号运载火箭组合体高有60多米、重达2000多吨。要让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实现顺利转弯,对技术支持上有特殊要求吗?

不一会儿,平台行驶至第一个弯道。要让长26米、宽23米、重1800吨的“大家伙”转弯,可不是件易事。平台开始减速,火箭头部包裹着卫星,行走起来头重脚轻,必须“小步”慢行,转弯时速度不能超过每分钟15米。

  张再经:由于火箭转场时“头”部包裹着卫星,行走起来“头重脚轻”,因此要“小步慢行”。汽车转弯,转动方向盘就能轻松完成,火箭转弯则要依靠活动发射平台。这个长26
米、宽23米、重1800
吨的“大家伙”转弯,远没有那么简单。经过研究人员计算,最大转弯角度在60
度左右时,火箭转弯最省劲儿。

平台操作手王少博紧盯着两边的轮子。在“单轨差速转弯行走技术”中,控制好左右轮的速度差最为关键。大约20分钟,平台顺利拐过第一个弯,紧接着又平稳从第二个弯道驶过,进入了笔直的共用轨道。

图片 5

人群当中,有人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上百名身着蓝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举着红旗,在行驶的平台前合影留念。两支来自火箭总体设计部门的队伍,组成30多人的横队,慢步跟在长征七号身后。犹如送儿赴沙场,面对着这枚亲手设计的新一代运载火箭,他们满脸自豪与激动。

  记者:听说此次长征七号运载火箭组合体垂直转运,采用了“单轨差速转弯行走技术”。这项技术有什么突破?

转运轨道旁的一湾水塘,倒映着蓝天白云之下的火箭。微风徐徐,水波荡漾,高耸矗立的火箭在水中摇曳。

  张再经:这是航天发射支持系统的一次重大突破,让我国运载火箭活动发射平台转弯行走实现了“零”的突破。目前,除日本外,我国是第2个掌握“单轨差速转弯行走技术”的国家,也是继美国、欧空局、日本之后第4个掌握“发射平台转弯行走技术”的国家(机构),缩短了我国在发射设备领域与其它航天大国的差距。

记者在现场看到,活动发射平台上,除了长征七号火箭,还有一座脐带塔。有了这座脐带塔,火箭在厂房测试结束后,可以在电、液、气均不断开的情况下,直接转运至发射塔架。这是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采用的垂直总装、垂直测试、垂直转运和远距离测试发射控制的“新三垂一远”模式。

图片 6

在加上了防风减压设备之后,长征七号火箭可以抵抗八级风,同时还可以经受中雨以下的降水。但在转运现场,依然有20多名气象人员一直实时监测气象情况,为火箭转运保驾护航。

  记者:这次成功垂直转运,标志着什么?

11时许,随着王少博的一次性对中锁定,活动发射平台精准地停在了发射塔架——“±5毫米”,是最终的操作误差,远远高于“±15毫米”的设计要求。这意味着,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垂直转运圆满成功。

  张再经:当长征七号火箭踏上这个轨道时,就意味着首飞进入了倒计时。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和中国新一代中型运载火箭将一起迎来“首秀”!

人群里,爆发出阵阵掌声。掌声经久不息,随阵阵椰风飘向远方,回荡在发射场。

几天后,长征七号将从这里首飞冲天!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